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9-20

教育部削减学校的行政拨款,很多学校都减少保安人员,导致现有的保安人员要兼顾交通的保安,手忙脚乱。

教育部逐一取消学生津贴、学校行政拨款,教育界和家长担心学生安全和学习受影响,甚至也忧虑校园治安亮红灯!

据本报记者了解,教育部每年津贴学校水电费的数额已经是不够了,在今年年头又取消每名学生的24令吉50仙津贴(yuran khas),接着还削减学校行政拨款,这包括聘请学校清洁工人和保安人员的拨款,导致校方必须大刀阔斧地削减人手,而校方在处理清洁卫生和交通保安等问题上手忙脚乱,尤其是在家长和校车来接孩子上下课时段。

据悉,被取消的每年给每名学生24令吉50仙津贴,这津贴原本是让老师进行活动时使用,那么就不需再向学生收取费用,有关用途包括道德教育、体育、美术,还有课外活动,其中也包括印刷考试纸。随着教育部取消有关津贴后,校方唯有自行想办法找钱。

初步估计,若一所学校有500人,大概可以获得1万2250令吉进行各项活动。大型学校若人数1000人,大概就有2万4500令吉。这笔款项对于半津贴的华校来说,是一笔大数目,而且非常重要,尤其是教育部今年在小学第一阶段(一二三年级)提倡课堂评估教学之际。

教育部一方面要求老师落实课堂评估,给予多元化且创意教学,并鼓励学生发挥创意,快乐学习,一方面却减少学生津贴,这种矛盾做法,引起教育界和家长们不满。毕竟,政府拨款减少了,孩子的教育工作还是要走下去,到后来,有关责任则将转移到董事会和家教协会身上。

- Advertisement -

除此之外,学校保安人员也缩减。以前,学校保安人员分为2班,即白天2人及晚上2人,他们的真正工作时间是8小时,另4小时是加班津贴,总共12小时,而每人薪金大约2000令吉。现在的工作安排是,分为早上7时至下午3时2人,下午3时至晚上11时1人,晚上11时至早上7时1人,总共是4人(3班),每人薪金仅有900令吉。

留不住好素质保安员

在现在保安人员只有900令吉薪金的情况下,很多素质好的保安人员,都没有办法呆下去,毕竟他们也需要钱养家。被问及学校会不会担心找不到保安人员时,校长们都认为,应该不会,因为教育部都会通过代理寻找保安人员过来值班,只是校方担心的是保安人员素质问题,请不到有素质的保安人员,只会加重学校老师的工作负担。有些家长甚至以学校治安“危在旦夕”来形容这种情况。

此外,学校清洁工人也同样必须减少人手。据了解,位于雪隆的大型学校,原本有大约10多名校工,现在只剩下5至6人。至于槟州情况,一些中型的学校,原本有6名校工,现在也只剩下3名。对此,很多责任都会转移到老师和学生身上,毕竟学生人数较多的学校,一个休息节过后,厕所就臭气熏天。

针对此问题,很多教育界人士、家长都认为,教育部应该要慎重考虑,把这些学生津贴回归予学生,不只是恢复原有的行政拨款数额,而且还要增加。教育部平时给予华校的津贴已经不够,再加上目前百物高涨,所以要求增加拨款并不过分。

李添霖:拨款给教育是政府的责任。

李添霖:董事会大喊吃不消

槟威董联会主席李添霖表示,政府不能因为董事会有能力承担一些学校开销,就一味把责任推给董事会,这是不对的,拨款给教育是政府责任!

他说,随着教育部逐一取消一些学校和学生津贴和拨款后,很多校方都受到影响,董事会也大喊吃不消,希望作为负责任的政府,可以负起应有责任,教育的钱是不能省!

他解释,教育部要削减学校行政拨款,应先去巡视和观察学校需要后才做出决定。他举例,一所学校的规模多大,需要比较多的清洁工人是一定要的;有些大型学校入口处几个,白天一个保安人员哪里够?

“而且,清洁工人的薪水并不高,教育部也不应该去省这些钱。”他还说,现在有些学校晚上没有保安人员,摆空城计,有些有下午班的学校只有1个保安人员,万一发生意外,谁负责?

骆保林:希望希盟政府能恢复原有的行政拨款数额给学校。

骆保林:勿因省钱影响学习

槟州华校校友联合会会长骆保林认为,教育是培育英才,希盟政府不能因为要省钱,而影响学生的学习。他说,学校行政拨款减少了,经济能力较好的董事会可能有能力应付,但是对一些小型学校的董事会来说可能会比较吃力,最后只会造成校方手忙脚乱。

他说,虽然身为校友会成员,一般都会跟董事会和家教协会配合筹款协助,但他认为,希盟政府应该恢复这些行政拨款给学校,尤其是半津贴的华校。

陈来顺:教育部应慎重考虑学生的需要。

陈来顺:再穷不能穷教育

另外,慕义小学前家教协会主席兼校友会主席陈来顺认为,再穷也不能穷教育,若政府减少给学校行政拨款,影响最大的是学校的保安问题。

他举例,如慕义分校,因为不够钱聘请保安人员,晚上7时过后学校就没有人看守,万一被窃就糟糕了。

“一般上,如果学校认为有需要,董事会还是会给予津贴,家协也会帮忙筹款,这要看各自学校的经济能力。我们还是希望教育部慎重考虑,给足应有的行政拨款,而且要准时,避免耽误!”

张俊铭:马华接到很多家长投诉。

张俊铭:马华反应没获关注

一直关心这课题的马青槟州副财政张俊铭表示,马华在接获家长的投诉后,有做出反应,但是问题并没有受到关注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说,教育部减少行政拨款,导致一些大型学校的校工与保安人员人数减少,对学生安全与校园卫生造成威胁。

他比较担心的是学校治安问题,拨款减少,很多学校的保安人员也随着减少,有些学校晚上没有人保护资产,即使安装闭路电视也需要钱,因此,长远来说还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
他说,很多时候,责任都会推给董事会、老师和学生。他说,老师们有一定的责任去保护学生,但是他们所负责的工作范围有限,不可能经常进行巡逻工作,而他们的专业应该专注在教育工作上。

责任编辑:亢具